Netflix紀錄片《戀焰焚身:逃離祕教真愛羅網》影評:準邪教的高度控制團體

紀錄片概要

邪教一向是紀錄片喜愛的主題,像是Netflix之前就推出了不少,其中有正統的邪教如《韋科慘案:末日烈火》、以奧修為主題的《異狂國度》等。當然,也有些不是那麼典型的「高度控制團體」如《以高潮之名》的OneTaste。

邪教重則鬧出人命,輕則心靈受創,似乎是任何時代都有的現象。尤其,數十年來社群媒體發達,影音串流與線上會議普及,這些媒介也可能成為邪教的溫床。

Netflix紀錄片《戀焰焚身:逃離祕教真愛羅網》,也是以類似邪教的高度控制團體為主題。「雙生火焰」(Twin Flames)這個團體由傑夫與莎莉亞(Jeff and Shaleia)所創,目的在幫助人們找到其「雙生火焰」-一個和你有很深連結的人,超出了生理反應。我粗鄙地說,就是找俗稱的真愛。

《戀焰焚身:逃離祕教真愛羅網》是一部講述高度控制團體(疑似邪教)的紀錄片。

在這三集的紀錄片中,透過採訪該團體之前的成員,觀眾可以了解Twin Flames如何從最初的靈性團體,變成賣課程的學店,隨後又進化成宗教(Church of Union),最後不演了乾脆學起統一教指配交往對象,化為名符其實的邪教(Cult)。

不過,本片的中文譯名頗令人玩味。英文原題為Escaping Twin Flames,直譯為逃離雙生火焰,意思很直白,就是脫離該團體。中文譯名可能是為了讓觀眾即刻明瞭本片,所以將Twin Flames修飾為「戀焰焚身」,不但有Twin Flames概念中的戀愛,也有因此惹禍上身的味道在。

副標題「逃離祕教真愛羅網」,則是對應到escaping的概念,但加上了真愛羅網,暗示這是一部跟愛情有關的爭議事件。最有趣的是,中文不以「邪教」稱,改以「秘教」,似乎是在避免法律責任。畢竟Twin Flames相關組織目前仍未被直接視為邪教。

但,「秘教」又是什麼概念呢?

一般台灣人聽到秘教,心理浮上的應該是臟傳佛教。但《戀焰焚身:逃離祕教真愛羅網》指稱的秘較,肯定不是臟秘,而是Twin Flames本身。故在此只能將秘教解釋為神秘宗教。估計此法是意圖加入宗教元素,但又能避開直呼其「邪教」的法律責任吧。

Twin Flames是什麼團體?

簡而言之,就是傑夫與莎莉亞宣稱能教人找到命中注定的「雙生火焰」―即俗稱的真愛,要求成員購買課程,藉此斂財。最初,他們的招式也不過就是鼓勵成員死纏爛打,若真的促成良緣也就算了,但這些方法反而讓一位學員被當成跟蹤狂,遭到牢獄之災。

「雙生火焰」最終走向宗教化,創始人傑夫甚至自稱彌賽亞之類的,頭戴耳機在網路上談論什麼是真愛。

那如果成員暫無追求的對象呢?簡單,隨便找一個就好。前成員Marlee 透露她的經歷。傑夫與莎萊亞宣稱可以召喚出「雙生火焰」,於是在某次活動的晚上找來所有人,大家圍在一起進行「召喚」儀式。隔天Jeff在公眾面前,詢問Marlee 是否有什麼不同。在群體壓力下,Marlee 只好說前幾天有個人傳了一首詩給她;而此人僅是Twin flame臉書社團內的陌生人。

但Jeff立刻大作文章,說他就是Marlee 的雙生火焰,這可讓Marlee 尷尬了。想想,前晚大家才努力幫你「召喚」,如果你現否定這個人是命中註定的伴侶,你對得起大家嗎?於是,Marlee 只好假意認同,並真的跟這位陌生人交往。

此人名約書華,有毒品前科以及失業,並不是什麼理想的伴侶。Marlee 當時才19、20歲,大好的青春被迫浪費在這個人身上,直到她脫離為止。由此,可以看出Twin Flames的伎倆,就是一種團體壓力,以眾人的力量逼迫成員接受。

可是,時間久了,眾人也漸漸發覺,傑夫與莎莉亞召喚的雙生火焰其實很掉漆。因此這兩人就改變說詞,斷言雙生火焰必須是團體內的人才行。不過,團體內的男女比例不平均,這該如何是好?

沒關係,神棍總是能想到新的說詞。他們創造了「神聖男性」與「神聖女性」這個名詞,並定義與生理上的性別無關。也就是說,他們硬將團體內的女性配對,且告知一方其為「神聖男性」,強迫女女結合。結果,真的有女性成員相信自己是男性,不但離家還做了「平胸手術」。或者,有非同性戀的女性,被洗腦後與認識沒多久的女同結婚。

「雙生火焰」除了疑似邪教,甚至還靠賣課程賺取大量金錢。

當所有梗都用盡後,傑夫與莎莉亞又突發奇想,號稱將生下沒有性別的「小孩」云云。更奇妙的是,他們還規定團體內的伴侶若要生子,薪水還必須達到一萬美金,然後還要去建立集體農場,要大家一起生活。這顯然又是一個控制手段。

結論:值得一看,增強邪教免疫力

《戀焰焚身:逃離祕教真愛羅網》是一部參與式紀錄片,訪問了Twin Flames的前成員,並從他們口中了解該組織面紗下的真相。在台灣,弄到大量死傷的邪教並不常見,或許如此,才讓我們輕忽邪教的可怕。但本片主題Twin Flames-雖然尚未定義為邪教,但至少是個高度控制團體-的種種行徑,卻能提供我們借鑑。

尤其是面對團體壓力時,常常顧慮他人感受而勉強自己配合。例如本篇中的Marlee ,明明對約書華沒感覺,卻無法當場否定傑夫。又主要的幹部Keely,也因為身為團體中的焦點,不得不配合扮演團體內的模範情侶。

只要能學習到這點,就具有莫大的價值了。我們並不習慣否定團體內多數人肯定的事,因為容易被說成不團結,異類等等。但我們必須知道,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最終都得自立自強,而不是依靠團體來肯定自我。因此本紀錄片非常值得一觀,定有不少收穫。下次當有人不斷賣課程時,你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