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天韙與越驕子

很早以前我就想不透,偽鬼麒主越驕子是如何收服幽界禍天韙的?雖然只是個很小的問題,但卻事關越驕子何時開始假扮鬼麒主。

首先,依據破邪傳第二十八章鬼麒主向玉離經闡述的過往,仙門與鬼族的戰爭是早於玄尊帶領八劍士前往示流島。伏字羲說,正當他思索如何逃離鬼獄時,恰巧八岐邪神侵擾神州,鬼族封印減弱,邊疆鬼族趁機前往人界。於是,他便建議女帝入侵中原,自己則趁亂離開。

離開鬼獄後的他,聽聞鬼獄和仙門兩敗俱傷,女帝遂採納鬼麒主離開前的建議和九天玄尊和親。不過,鬼麒主雖建議可伺機除掉玄尊,女帝卻猶豫,最終事跡敗露女帝身亡,魂魄回鬼族再造。伏字羲說,自那時起,他便不屬於鬼獄和神州,於是投靠八岐邪神獲得接納。

八岐邪神要他潛伏幽界,暗中探查神州情報,於是才有他約見九嬰,獻上四本書卷(血河戰役、焦土魔宇、魔流之劍、懷柔之策)的後續。仙魔時期幽界的焦土魔宇,沒想到亦是鬼麒主的策略;血河戰役則如伏字羲所說,是玄尊攻打示流島、邪神龍首被奪後,由他發起削弱仙門的戰役。至於魔流之劍,應是指拉攏魔流劍一事。然而,最後還有一項「懷柔之策」未曾實行,也許是伏字羲意外身亡於玄黃島,所以不了了之。

鬼麒主四策

鬼麒主離開幽界的原因,可能是為了發動血河戰役。而魔妃寰靈遭仙門攻擊身亡,應是在這個時期,所以他才會把玉離經丟給正道,專心進行血河之役。至於他和魔君有什麼過節,只能等後續劇情揭曉,但人都退場了,相關人士也都死光了,這件事石沈大海的機率很高。

好了,再來說說禍天韙,他和幽界劍上缺結義為兄弟,根據設定和劍上缺同是幽界鬼族。禍天韙首次登場,是樂尋遠依據越驕子指示,前往天葬幽穴之時。根據劇情,禍天韙曾和命夫子一戰,為其所敗並困於陰陽交界,之後才為越驕子所救。由於禍天韙認識劍琅琊,代表與命夫子之戰應是在示流島之後。因為劍琅琊是魔劍姬照顧身患邪染的劍上缺時,兩人結連理而生,而此時示流島之戰早已結束。

劍琅琊出生時,鬼麒主已進入幽界。因為劍上缺從示流島回來後發生異變,才會毀滅西土魔城,導致九嬰一族加入幽界。醫治劍上缺的鬼麒主從中下手腳,才會導致七大血案,也才有後來與魔君一決消耗其力,進而使得幽界在精幽大戰時失利。既然禍天韙和劍上缺結義,又和劍琅琊有互動,那麼他怎麼可能不認識鬼麒主這位當時的「幽界首智」。

記得天證龍戰嗎?當越驕子和闇影交手退敗後,九嬰與魔君一至認為此人非鬼麒主,因為氣息完全不對。就連君奉天在和越驕子對戰後,也懷疑根本是假扮的。結果,只有禍天韙被越驕子從陰陽之交救出後沒有發現這個人怎麼和之前不一樣?除了編劇上的問題外,可能性之一就是禍天韙知道,但覺得沒差,因為他可能不太喜歡真鬼麒主(把結義兄弟醫治得更糟)。

假設越驕子救禍天韙是在血河戰役鬼麒主身亡後,那麼人覺在那時就已修練成一魂雙體(當時奉天逍遙都還很年輕),並決定假冒鬼麒主。所以,為了不讓禍天韙回幽界說自己遇到鬼麒主,就把他封印在天葬幽穴,作為未來的助力之一。

如此看來,雖然我懷疑黝兒口中的鬼阿叔可能是鬼麒主,但事實上人覺會選擇假冒鬼麒主,完全是因為鬼麒主是君奉天畢生死敵之故。人覺和鬼麒主可能不會有交集,阿鬼的故事也早已結束,未來不會有任何再出彌補自己變成「八部首智障」的屈辱。

唉,真可惜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