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淪陷記事〉讀後感

我對於腦殘羅曼史(翻譯:愛情故事)基本上沒有太大的癖好,然而,在整本《名字的玫瑰》中,能讓我讀下去的,卻也是〈愛情淪陷記事〉這片愛情故事。

《名字的玫瑰:董啟章中短篇小說集I》收錄了香港作家董啟章先生1992到1996年之間的作品。我對香港文學不熟,頂多先前看過陳浩基的《13.67》(個人覺得很不錯的融合本格派與社會派的推理小說),借來看純粹只是想讀讀短篇小說而已。

〈愛情淪陷記事〉能夠吸引我,或許也和它的背景有關:太平洋戰爭期間日本統治的香港。老實說,那段歷史我壓根不熟,但或許正因此之故,反而可以跳脫史實CHECK的態度去閱讀。

主角少年出生於香港平凡中產階級家庭,家中出租房間給一位替人算命為生,名叫「福嬸」的婦人。一九四一年十一月,也就是太平洋戰爭前夕,一位日本男子帶著一位女孩來到主角家求見福嬸。這位日本人是做生意的,會說廣東話;而小女孩,則是他和福嬸那做妓女的女兒生的。主角家人對這對父女知悉甚少,只知道父親來自廣島,因而主角稱這位女孩為「阿廣」(其實她叫靜子)。並日本人留下了女孩和福嬸同住,這段故事也因而展開。

一個月後,太平洋戰爭爆發,主角少年明明對這位女孩有著說不出的情愫和遐想,卻礙於民族大義而只能透過各種挑釁與謾罵來「接觸」阿廣。事實上,你可以從內容中感受到主角明明就很在意阿廣,卻總是用笨拙或不成熟的方式來表達。而董啟章對脫離母體後首次對女體展現興致的少年,做了相當深入的描寫。

它確實是一篇充滿少年情懷的短篇作品,而兩人的互動、悲劇性的結局、主角的悔恨、一去不返的青春等因素收束在結尾時,更是給人添上了滿滿惆悵。

我尤其愛主角在戰後,於日僑收容所外遙望阿廣的情節;以及結尾那漫天飛舞的拍紙簿,我想那是主角第一次將滿滿的情感,向著阿廣拋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