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術與禪心》讀後感

一本薄薄的、小冊子般的書籍。我已忘記從哪本書上得知這本書,只有不經意地從書櫃中找到它時,才想起來自己曾經購入二手品。

這本書與其他講述禪修的著作,有個不同點,即作者是透過「箭術」來向讀者說明禪學。畢竟,根據作者的說法,禪這門學問,多半是以心傳而非著述或宣說的方式進行教學。

作者是德籍哲學教授,為了探求禪學而遠赴日本,透過學習箭術來領略禪意。雖然主體是箭術,但過程,以我的感覺來說,和禪修的執導原則幾乎如出一轍。總之,先調整呼吸,再進入無我,形成一種「無藝之藝」。箭術追求的是「大道」,而非射中箭靶。這對學習過哲學的作者來說,非常不可思議。

六年後,經歷過艱苦與疑惑,作者終於學成,通過考試。

作者在書中就已提及,日本把禪學融入在藝術裡面,除了箭術之外,還包含了劍道、花道等等。作者認為,他學習箭術的這套禪意,可以用在任何藝術上。任何藝術,若有人為的意識介入,也就不那麼精純了。譬如射箭,目的不再於射中靶心,而是將箭靶與自己融合,自己的「真心」才是重要˙˙˙˙˙˙˙˙的,是否射中箭靶則非首務

這讓我想起我的寫作問題。十幾年前,第一次為了抒發自我而開始敲鍵盤。那時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計畫或想望,也就只是純粹的想記錄下並抒發自己的情緒。首先,寫了幾千字的<黑心女人惡業十味>。接著一年後,受到二戰相關書籍影響,寫了<哈利卡納蘇斯回憶錄>。雖然,現在看來不但文筆奇差,故事也不怎麼吸引自已以外的讀者。

可是,就在那之後,我的短篇<魚丸妹妹>卻受到高中以及大學同窗的喜好。這超短篇作品,其實也僅是一種抒發、一種情感的直接表達罷了。到了大四,那時因為感情不順,三更半夜寫了幾篇抒懷文章貼在班級BBS上,雖然馬上刪掉,但隔天還是有位女同學跟我說寫得很好。

但自此後,我的寫作動力就逐漸消失,並在研究所時開始轉寫學術性文章。畢業後,雖有幾次寫作經驗,卻也不喜歡自己的作品。總覺得,是一種為了寫作而寫;為了博取他人注意而寫。

透過這本書,我決定重新審視自己並培養寫作能力。因為我感到寫作本身應該也是一種「無藝之藝」,應該能透過鍛鍊精進並達到人字合一無我的境界。雖然距離十萬小時很遠,但既然要走、既然選了寫作為工具,那就得走下去,哪怕達不到十萬小時亦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