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海古墓》讀後感

地海古墓
《地海巫師》的續作《地海古墓》。故事轉往卡耳格帝國的峨團島古墓。

她漸漸認識到「自由」的沈重。自由是重擔,對心靈而言是碩大無朋的奇特負荷,一點也不輕鬆。它不是白白贈與的禮物,而是一項選擇,且可能是艱難的選擇。自由之路是爬坡路,上接光明,但負重的旅者可能永遠到不了那個終點。

花了兩天迅速讀完《地海古墓》。一樣又是一部饒富哲理的奇幻小說。

故事時間點銜接《地海巫師》,但開頭的主角卻非格得,而是卡耳格帝國第一女祭司,名叫恬娜的十幾歲少女。女祭司如同現世的達賴喇嘛,死後經由轉世接續領導地位。因此,恬娜五歲時就被帶離父母,前往卡耳格帝國一個叫做「峨團」的島嶼,被授與「阿兒哈」之名。

故事前半部描述阿兒哈在峨團古墓的生活。單調、枯燥又毫無樂趣。身為阿兒哈,她必須熟稔島上古墓下方的巨大迷宮。迷宮之中完全沒有光芒,她得摸著牆壁,依靠觸覺與記憶在腦中重構黑暗迷宮。這到難不倒她,畢竟在那個時點,她深信迷宮內「累世無名者」們的神力。然而,「累世無名者」信仰早已為卡耳格帝國所遺忘。帝國的統治者自稱神王,建立了自己的一套信仰系統,第一女祭司遂成為徒具形式的信仰。

故事的後半,格得登場。他為了尋找古老英雄厄瑞亞拜遺失的半片護身符,隻身前往峨團,潛入地下的偌大迷宮。與格得的相遇改變了恬娜的生活。她宛若從格得身上看到一個不一樣的世界,一個充滿驚奇、與峨團古墓生活天差地別的世界。最終,為了追尋自由,恬娜選擇和格得一同逃離古墓。

然而,真正的掙扎卻是從選擇自由後開始。自由絕對不是信手就能取得之物。她背棄了過往,無意間害死了一直照顧她的閹人馬南;她也對當初依照傳統下令餓死三名囚犯而自責。往後的道路再也沒有原則與傳統束縛,一切都只能自己作主。掙脫束縛是一件樂事,但創造未來卻又是另一回事。正如尼采那「精神的三種變形」比喻,獅子雖有能力擺脫束縛,卻無力創造。

在生活中,我們看著別人的成功,燃起了擺脫桎梏的想望。然而,由於缺乏明確的目標以及想像力,我們的旅程始終停留在離開古墓之後,怯於踏上小船迎向未知。當然這沒有什麼不好,有人喜愛過穩定的生活,有人喜愛沒有目標的流浪。只是,「自由」絕對不是我們想的那麼簡單。如同開頭引於書中的那句話,自由是個重擔。因為方向要自己決定,成果要自己負責。

若怯於創造且承擔後果,何不安安穩穩過日子呢?很多勵志書都只告訴你要跳脫舒適圈,但都沒跟你講跳脫舒適圈後要幹嘛;或是,也沒跟你講要如何「按部就班」地跳脫舒適圈。於是,你跳脫了舒適圈,然後又回到舒適圈,過程中,賺飽飽的都是那些勵志書出版社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