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的香料師》讀後感

上週在網路上搜尋一些輕小說的資料,意外地發現所謂的貓橘事件。事件的內容,google就有,在此不贅述。

其實一直很想找時間看輕小說,但礙於老是瞎忙的習慣,遲遲未踏出。恰巧當時買了《最有生產力的一年》這本書,深受啟發,遂開始排定自己的每日三事。由於深感自己閱讀小說的質與量遠遠不足,就把三件事的其中一件分配給小說。因而《翡翠的香料師》成為了今年第三本書,第二本小說。

在此簡單描述感想。

首先,我覺得在故事的安排上頗完整,每個地方都埋下了伏筆,讓我這種對輕小說風格不太能接受的人,都願意翻下去。由於我不太喜歡把動漫那種誇張表現直接用文字呈現的方式,所以對於搞笑的元素也就不太有感。不過,其實一開始看時,不可否認的是我確實因腳色誇張的動作而略感不耐。但好在還是渡過這關了。

先前調查輕小說時,有說法認為輕小說的一項重要性質是要讓讀者——尤其是國高中生能夠認同並移入感情。這方面,對於已是中年的我來說,自然是窒礙難行的囉。但我想,《翡翠的香料師》還是存在著一個有趣的涵義,也就是對於人類是否要違逆命運這件事。

主角與其雙胞胎姐姐自出生時就從身為占星師的爺爺口中承接了命運,這個命運本身卻是個意外,也隨後引發了後續效應。然而主角在最後卻又安於這個意外所導致的結果,這不啻否定了「命定」。對於十幾歲的青少年來說,應會激起不少認同。我們都知道青少年本身對未來又愛又恨,愛的是那種未知的新鮮感;恨的則是來自長輩的限制。

主角那種違抗命運,最後卻又愛上自己命運的轉折,看在這些處於青春期的少男少女眼中,想必有股衝擊。這就是為什麼輕小說的元素多半要具備喜劇、青春與百折不撓,好帶給讀者一種可掌握自身自由的感觸。

這本《翡翠的香料師》是2012年角川華文輕小說大賞的銀賞,並推出單行本。但2016年7月,角川公布停辦這系列徵文比賽,而東立也於今年初跟著停辦原創大賽新人獎。這兩家大出版社陸續停徵,雖不清楚原委,但著實可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