澀澤榮一「論語與算盤」讀後感


論語與算盤

先說說澀澤榮一這個人吧。

此人擁有日本企業之父的美名,替日本創立了許許多多企業,奠定了產業發展的基礎。澀澤本是倒幕派,但最後卻出仕一橋家,但這並不影響其評價。

澀澤提倡「士魂商才」,主張把武士道的精神應用於實業發展上。當時,封建瓦解,人們可以自由地轉換職業,加上商業發展繁盛,許多人投入商業以求致富。不過這卻產生了許多黑心商人,所以澀澤才力主從商也需講究道德。

過去,武士階級瞧不起商賈,因此從事商賈者也多為低賤之人。不過明治維新以來世代驟變,商人掌握了財富,武士反倒失去了地位。面對此一變化,澀澤鼓勵商人們應該以武士道為基本,以從事貨殖。

但澀澤非常喜愛論語,這也是在此大變動環境之中,他唯一能參考的思想體系。從書中來看,他本人似乎不太熟悉西洋哲思,因為他自幼接受東洋教育,而東洋教育又是以中國思想為本。因此,他面對幕末此一大變局時,選擇了以儒家思想做為處事準則。其實,這點我和他挺像的。莫誤會,不是我崇尚儒家,而是我同樣也試圖發展一整套思想來面對人世間的問題。

說起他的思想,我很喜歡「穴蟹主義」此一思維。澀澤在書中表示,人類無法抗拒時代環境的大變化,那麼人類又該如何行於世間呢?「穴蟹主義」正是最佳回答。所謂「穴蟹主義」是叫人安守其分而等待時機。切莫誤會此為一消極主義。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這思維正好可安穩住那些躁進、成天想幹大事之人。

當自己的理想和周遭的環境差距太大時,多數人都會因此意志消沈,放棄努力。可「穴蟹主義」告訴我們,與其思考自己能夠幹什麼大事,何不先穩守本分,等待時機呢?擁有熱情之人的缺點之一,就是太急躁,總恨不得立刻奔向理想。但人間環境複雜,又豈是一人可改?因此與其整日怨懟,倒不如先守分,先蟄伏,養實力以待時機。

所以啦,目前我也得先守分,當個好策略家,培養必備skill,立足於社會之中,方能有能量實現自己理想的生活。

這本書還有其他地方值得一書,因為他可以重現昭和-大正時期的日本人普遍的思維。例如澀澤推崇孔子,但仍以支那一詞來稱呼中國,由此似乎可斷定支那其實只是當時人們對中國的稱呼,最初並沒有貶抑之意。又或者當時美國人普遍看不起日本人、日本製產品的現象。只是這和立志無關,就不再此著墨了。

另外,澀澤原本在明治政府內擔任要職,但他最後選擇離開政界,投入實業界。主要理由是他認為日本當時仍不具備充足的實業基礎,因此有必要親自投身實業界,來幫助日本走向富國之道。這也是他拼命創辦企業之故。以這種層面來看,確實有可仿效之處。目前台灣面臨中國製產品的低價競爭,許多產業也因生產要素之故而轉往中國投資,造成台灣就業機會的減少。如果,能夠好好經營一家企業,提供他人就業機會的話,不也是功德一件嗎?

可是,那我要過的生活呢?別急,留著以後來實踐吧。雖然我之道我的個性還是適合研究與個人戰,不過為了更高的理念,我願意培養我不足之處,來實踐澀澤榮一的理念。況且,我深自認為目前我並沒有能力去過我理想中的生活。但這不代表我放棄,我只是知道事情有輕重緩急先後之序罷了。

補記:市面上似乎有三種版本的【論語與算盤】。三家出版社分別為漫遊者文化、海鴿以及允晨。我買的是允晨文化所出版的。其他兩本我不清楚,但允晨文化是由老一倍的台灣譯者所翻譯,譯文品質有保障。

根據經驗,海鴿以及漫遊者的版本,應屬中國譯者所操刀。因此,日文中的支那二字可能會被翻成中國,讀者也就無法明瞭那個時代日本人的對中思維了。甚至,澀澤在書中提及他1914年參訪中國時,體認到中國人沒有國家概念此一現象,而這部分中國的譯者會如何處理呢?著實好奇,只好等閒暇之餘往書店一觀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