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DSLR的理由

自從有了GX1和GF1之後,我就很少拿50D來拍照了。

畢竟總覺得,GF系列體積小、功能強外加收納方便,所以若不是什麼重要場合,以GF系列來應付也就足矣。

可是,最近用GX1拍了幾張ISO1600的照片,發現其雜訊和APS-C的ISO1600比起來,仍嫌過粗。而照片整體的質感也不如APS-C規格。於是我從舊檔案中找出幾張以50D拍攝的高ISO照片,仔細端詳端詳後覺得,確實APS-C在高ISO的表現優於M4/3。不過這是廢話,因為兩者感光元件的面積本來就不同。

ISO1600,以50D拍攝
ISO1600,以50D拍攝。日本高尾山內某家料亭。

只是,我在思考M4/3真的好到可以讓我忘記APS-C嗎?反覆推敲之後,才驚覺是我自己迷失在攝影這件事之中。

因為對攝影沒有期待,所以何必背著DSLR到處走呢?重死了,你看看M4/3多好阿!有它就夠了!如此,M4/3反而成為掩飾自己對攝影的迷惘罷了。

 ISO6400,以50D拍攝。台南友人家中的櫥櫃。
ISO6400,以50D拍攝。台南友人家中的櫥櫃。

當初的心態是「反正只是記錄生活,何必使用到50D呢?拿著M4/3不是很方便嗎?」。這想法並沒有錯,問題出在有時就算我包包內放著GX1,我也顯得意興闌珊,連打開包包拿相機都感到麻煩。於是,問題根本不在M4/3本身,而是自己早已忘卻初衷,忘記單純想搞懂攝影的那份原始慾望。

記得當初會去拍婚禮,純粹也只是出於一種樂趣。畢竟自己有相機,可以幫好朋友紀錄婚禮之外,也能讓自己更熟悉攝影這件事。不過,一旦「想拍出專業的婚攝作品」這類想法產生時,一切都變了調。為了了解什麼是專業婚攝,我開始有意識地模仿那些專業人士的作品。但奇妙的是,這樣反而無法拍出令自己滿意的作品。於是,這負面的回饋打散了我的初衷,內心總是認為「唉、畢竟不是塊美術的料阿,拍不出來是正常的。」

但,如今看來這根本大錯特錯。對每個人來說,攝影的目的本就不同,有些人喜愛名氣與獲利,有些則單純喜愛按快門。對我來說,攝影,應該是種純粹對照片的欣賞,不論是意境、構圖或者是光線。一旦在腦中崁入一個規範攝影的框架,自然會使一切走向僵化與死板。奇妙的是,我在任何領域都有一樣的毛病:一開始從事某活動純粹是出於喜好,可若想要認真看待它、甚至想要以此謀生時,卻馬上對它失去了興趣。

好吧,至少現在弄懂了!至少我知道,不要隨便在腦中規劃太多框架,隨著自己的潛意識走就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