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廣 — 豊かさの探求

小泉前首相也愛讀的『信長之棺』作者加藤廣,除了是小說家之外,還寫有其他書籍。這本「豊かさの探求」其實是舊作加上一些新東西後,重新包裝上市。

當初,『信長之棺』的推薦序中,有一段特別吸引我。那就是推薦序作者提到,加藤廣非常推崇「遊戲」的概念。此概念源自於荷蘭歷史學家Johan Huizinga。Johan Huizinga認為,人類的一切行為都是以有趣為動機,人類是種「遊樂的存在」。為了繼續瞭解這一思維,我跑去書店買了日文著作來讀。

世界上的事情,其出發點乃是為了追求趣味。例如打棒球本來是一種有趣的遊戲,但若是過渡正經地看待,就會變成以制式化的訓練來進行這項遊戲。這時,棒球本身的樂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對於嚴苛又了無生意的訓練。人對棒球的熱情也會被此消磨殆盡。

我很認同這一思維。想當初,我寫了某五萬字的作品,最初也是因為好玩,想創造出自己的世界。不過後來寫作變質了,變成一種手段,創作也不再是為了滿足自己,而是討好別人。於是乎,自從那次之後,大概有十年下不了筆。

所以創作的初始,應該也是追求樂趣,而非成果。由於自覺文筆不佳,因此內心老是計畫著提升文筆的計畫。規定自己要讀什麼書啦,要學習一些相關知識啦,總覺得要等一切就緒之後才能開始動筆。然而,時間就此消磨掉了。創作的喜悅不再出現,剩下的只有制式又無趣的讀書計畫。因此,想當然耳我再也沒有於紙上留下痕跡了。

此一概念在書的後部也被提及。例如加藤廣認為有些藝術家早期的作品,其評價還比成名之後還高。這是因為藝術家們沒沒無名之時,他們追求的是創造的樂趣。一旦有了名聲,作品變會參染了雜質,其意境或品質可能就不如過往了。

以前有陣子挺喜愛mihimaru GT這個男女二人團體。我是在2007年接觸這團,但由於這團是在2006年竄紅,因此我便回頭聽他們未成名之前的歌曲。與2008年後他們推出的歌曲相比,我還是比較喜歡2006年之前的那些舊作。說實話,成名之後的歌真的比不上成名之前。我以前老是搞不懂,為何會有如此大的落差,但加藤廣的這本書算是給了我一個滿意的答覆。

總之,目的性太強的事情,總是令人厭煩。追求樂趣而行動,或許才能讓我再次回到那個年代也說不定。我先前老是認為是我自己的想法怪,但是世上一定會有跟自己想法差不多的人,只是沒有機緣遇到對方而已。好在我能看懂日文,至少就這點來說,是幸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