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熱帶魚(冷たい熱帯魚、Cold Fish)感想、簡介

情節

我是從Youtube上得知這部電影的。那時似乎是在Youtube搜尋某部電影,然後不經意地從相關影片情單中發現了它。喔,對了,似乎是在搜尋「戀之罪」這部同樣是由園子溫執導的電影。

這部電影部分改編自真實犯罪事件:琦玉愛犬家殺人事件。兇嫌殺人後將遺體分屍,再丟入油桶罐燒毀其餘部分。不過只有犯罪手法相同,故事的主軸應該是原創的。不過由於我愛犬家殺人事件沒有深入研究,所以也不敢斷言。

冷たい熱帯魚

主角是一位經營小型熱帶魚專賣店的再婚男子社本信行,有天晚上女兒因為竊盜被店家發現,正要通知警方時,有位經營大型熱帶魚專賣店,名叫村田幸雄的人出面化解,並邀請社本的女兒美津子到其商店工作。

幸雄透過信行的妻子妙子邀約信行一起進行買賣,但信行反而從此被捲入幸雄的殺人陰謀…。

衝突點

本劇的衝突點,我認為有兩處。

第一,社本一家原本的感情不睦。劇情開始之初,一家人正在用餐。美津子接到男友的電話後連再見也沒說就跑出門了。晚飯後信行想要和妙子親熱也被婉拒,可見這家人的感情早已形同陌路。另外,妙子和美津子之間也有衝突。美津子無法接受這位新媽媽,反而懷念著死去的親生母親。

第二,村田幸雄的出現,讓原本在家人眼中沒啥地位的信行產生矛盾與不滿。女兒美津子再進入幸雄的魚店打工後,幾乎無視父親信行的存在。就算信行前往魚店時,向正在工作中的美津子打招呼,美津子也視若無睹。而原本不讓信行碰的妙子竟然也被幸雄引誘,發生關係。(說引誘其實不正確,因為幸雄一開始裝得很同情妙子,深入妙子的內心,順勢撥開妙子套裝的衣襟,揉胸部、親吻。但又突然間叫妙子自己脫衣服,打了她耳光。妙子反抗一陣子後就屈服了,幸雄每打她一次耳光她就說一句謝謝,幸雄吸允妙子乳頭,舔舐肌膚之時,她面露享受。)

幸雄的出現固然影響了信行,但最大的影響還是在於信行捲入了幸雄的惡質商法。幸雄邀請一位名叫吉田的人來店內參觀一隻來自亞馬遜河的極品魚,並且開價一千萬出售。吉田懷疑這隻魚是否真的價值一千萬,但這時信行出現了,幸雄向及甜說信行也是經營熱帶魚店,是魚類專家,企圖取信於吉田。

雖然信行一度和幸雄離開洽談室,表明自己只是來聽計畫,沒有參加的意願。但幸雄安撫了信行,雙方回到房間後,另一位共犯筒井高康已經勸說吉田簽下買賣契約。

這時幸雄的妻子愛子進來,向在場的眾人送上飲料。就在吉田喝下飲料後,立刻呼吸困難,暴斃而亡。這時信行才知道幸雄意在殺人奪財。不過來不及了,信行被嚇著對村田夫婦唯唯諾諾,把吉田的屍體送到深山中的小屋。村田夫婦支解了吉田的屍體,把骨與肉分離後,叫信行把骨頭燒掉,又一起將剩下的肉丟入溪中,徹底湮滅證據。

就這樣,信行也成為了幸雄的共犯之一。

反抗

劇情走到這裡,觀眾可看出信行完全被幸雄所左右。但奇妙的是信行回到家中後反而開始對妙子非常好,對她說非常愛她,後來又帶著妙子去天文台看類似地球誕生的影片,這是他們第一次約會的地方。但值得一提的是,片中有一幕是信行和妙子、女兒美津子一起在天文台內看影片,女兒口中不斷說著「最喜歡爸爸」,全家人幸福洋溢。這不知道是信行過去的記憶還是腦中的幻想。但似乎可以解讀成,信行本身非常期待美好的家庭生活。

和幸雄一起詐欺的筒井似乎一直對幸雄不滿,因此幸雄利用妻子色誘筒井,在魚水之歡之時殺了筒井。(這段我也不能確定。我不知道是故意色誘,還是純粹意外身亡。但推測色誘的機率比較大。因為幸雄和信行抵達筒井家後,幸雄假意讓筒井的跟班喝下有毒的飲料,一起殺了他)

總之,三人照例把屍體送往深山小屋分屍,燒卻骨頭,棄置生肉。就在信行把人肉丟入溪中後,與幸雄起了衝突。起初是幸雄強勢地責罵信行,要他不要老是那個死樣子。詳細的內容我實在聽不懂,畢竟那種快到不行的發音,不是我能夠聽懂的。囧!

我推測,可能就在爭吵之時,幸雄說出自己和妙子睡過之事,引起信行不滿。不過幸雄這個怪人反而強推信行去和坐在休旅車後座看好戲的愛子做愛,愛子,也是個怪人,竟然也主動脫去信行的庫子,讓他插入。

就在抽插的同時,信行右手無意間摸到一個尖銳物,抓起它後刺向愛子的頸部,然後再劃破幸雄的喉嚨,跳上去狂刺他。在後座噴血的愛子竟然狂笑了起來。

不省人事的幸雄被愛子和信行載回深山小屋,信行叫愛子殺了幸雄,愛子就拿起電視機猛砸幸雄,直到斷氣為止。愛子似乎對信行產生愛慕,於是信行叫愛子按照以往的做法之解幸雄的屍體,然後自行返家。

尾聲

返家前,性情大變的信行先去幸雄的店把正在打工的女兒美津子拉回家,又叫妙子立刻準備午餐。這場景完全是片頭全家用餐的畫面。這時,美津子的男友打電話來,說已經在家門口要接他出去。美津子就如同片頭那樣,頭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但這次信行不一樣了,他怒沖沖地追了出去,一把抱住女兒後把她推向車子撞昏,然後打昏了她男友後把美津子拖回家裡,若無其事地繼續吃飯。吃到幾口飯後,信行問妙子是否跟幸雄睡過,妙子一時間也啞口無言。

盛怒的信行撲倒妙子,要她在他面前親口承認這段婚姻毀了她,希望一切重頭。妙子照樣說了這句話後,信行便強行和她性交,中途昏厥的美津子醒來,信行又將其打昏。

畫面一轉,信行開車前往小屋,同時打電話給先前和他接觸過的刑警,說村田的妻子正在支解幸雄,請警方立刻過去。愛子看到先行抵達的信行時,她正好肢解了一半。但愛子卻忍不住想要和信行親熱,信行便拿聖母像擊向愛子。

雙方在泥血中纏鬥,一度由愛子取得優勢,幾乎能夠殺了信行。但愛子還是放下手邊的刀,親吻著信行。信行見機不可失,撿起愛子丟下的刀刺向她的腹部。中刀的愛子這時才領悟,蹣跚地爬回只剩下半身的幸雄屍體,死在身旁。

警方抵達時,信行一個人握著刀子坐在小屋前。美津子與妙子也來了,信行向車內的美津子打聲招呼,妙子下車後奔向信行。但信行不知道是故意還是意外,竟然刺死了妙子。在車內這一切的美津子立刻下車查看。

這時信行對美津子說:「你一個人也可以活下去吧?」,一邊逼近她。「可以嗎?」信行用刀劃過美津子的身體,弄得她直喊痛。「痛嗎?痛嗎?人生阿!就是這樣痛阿!」說完便切斷自己的氣管,自殺而死。

望著父親屍體的美津子,沒有任何悲傷,反而嘴角抽蓄,然後大笑。「終於死了啦阿!哈哈哈哈哈!」整齣電影就結束在美津子的笑聲之中。

感想

恩,為何我要花整晚的時間寫這部電影阿!我本來只打算簡介的啊!看來我還是不會寫影評,得需要找文章來看,來模仿與學習阿。

我喜歡這部電影的壓抑感與爆發感。主角信行在被幸雄欺壓到極點後,瘋狂的反擊,不但殺了打亂自己生活的幸雄,還教訓不聽話的女兒,強行上了不跟自己做愛的妻子,呈現了爆走狀態。

劇末重複劇初的場景,但主角卻採取不同的處理方式。這種呈現方式產生了強烈的對比。另外細節方面也很有趣。例如一開始妙子再店門口外抽菸,明明信行在店內就已經看到了,卻故意把頭撇像另一邊後再呼喊妙子。妙子聽到聲音後也反射性地丟棄手上的菸。另幸雄也從美津子那兒得知,美津子相當在意妙子會抽菸這件事。因為美津子的生母是不抽菸的。

從另一方面來說,妙子的生活也很壓抑吧。由於和美津子之間的衝突,導致整個家庭無法和睦,信行似乎也無法處理這件事。或許妙子希望信行能夠強勢一點,但信行始終沒有行動。或許幸雄表現得很強勢,才能吸引妙子吧?

總之,做人不要她媽的壓抑啦!壓抑久了就會爆發!

這影評結論,還真是有夠爛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