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不自由譯者

自衛隊史

敗戰的勇者

不自由譯者在一次機緣下踏上了日文筆譯之路,但目前忙於家庭與事業,雖然看到別人的譯作時會技癢一下,但考量時間與體力,幾乎只能望洋興嘆了。

目前譯作有二:《自衛隊史》以及《敗戰的勇者》

《蓋布瑞案:消逝的小生命》觀後感

每個國家都有虐兒,無論先進與否。


Netflix近期推出的紀錄片《蓋布瑞案:消逝的小生命》,描述發生在美國加州的一樁虐兒慘案。這案子有幾個特點:


一、虐兒鮮少判死刑,但本案卻因罪行重大,檢方求處受害人繼父死刑,法官最後也判死。
二、檢方也以過失之故,起訴四名社工。原因在於這些社工並沒有履行職務,即便蓋布瑞受虐證據明顯,仍將之結案,導致政府沒有介入。
三、虐兒兇殘程度幾乎難以想像。8歲的蓋布瑞被關在櫥櫃裡,沒有食物,還被強迫餵食貓砂,身體被射入bb彈。蓋布瑞出生時就被母親拋棄,由他的舅舅及其同性伴侶撫養。之後,因祖父認為同志不配養小孩而帶回。最後則回到母親和其繼父的身旁,結果慘遭虐待八個月後死亡。

Continue reading “《蓋布瑞案:消逝的小生命》觀後感” »

鬼麒主與釋魔錄之矛盾

對鬼麒主伏字羲的印象,大致有兩種:一般的戲迷只記得他是小王跟諧星,用心關注幽界發展的,會知道鬼麒主的設定有大幅更動過。

我是後者。

先說大眾普遍對釋魔錄的認知,即是由魔始擁有,九嬰假託鬼麒主撰寫來欺騙無限和朱雀衣。這個說法應該也是官方定說,畢竟是後來的劇本蓋過前面的劇本。但,我發現仍有些矛盾是無法說通的。

魔始才是釋魔錄擁有者

在斬魔錄第11章,魔君和當時假扮鬼麒主被識破的越驕子有段談話。魔君說,「傳聞中,鬼麒主就是釋魔錄的創者」,並以此推論千方百計想取得釋魔錄的越驕子並非鬼麒主。

鬼麒主是釋魔錄創者
鬼麒主是釋魔錄的創者

九嬰可以欺騙朱雀衣和無限,但她如何欺騙魔君?魔君出身幽界,不像九嬰是從西土魔城嫁來的。在破邪傳第15集,九嬰內心OS說她早悉知魔始才是前任釋魔錄擁有者,才會下嫁魔君,為的就是釋魔錄。

Continue reading “鬼麒主與釋魔錄之矛盾” »

也太久

沒更新。

因為公司家裡忙不完,所以沒時間更新。

其實也沒什麼可以講的,唯一可說的就是次子上幼兒園,而且適應良好。

話雖如此,也不是一開始就很順利。前幾天因為新鮮感,所以還願意上學。兩三天後,早上明顯不願意出門。只能好說歹說,邊走邊轉移注意力。

有次,帶兩個一起去學校。快到門口時,小的開始大哭,大的不爽(他對聲音很敏感),於是動手打弟弟。

Continue reading “也太久” »

今福匡《上杉謙信》讀後感

說起上杉謙信,多數人的印象應該是身穿白袍,面容嚴肅,一生志於武略不近女色,同時篤信佛教,以義為依規,行大義之戰。然而,這樣的性格,真的能在戰國時代生存嗎?

今福匡撰寫,《上杉謙信 「義の武将」の激情と苦悩 》

撇開他本人,他的家臣吃這套嗎?又或者處於國境邊緣的國眾呢?現實的社會告訴我們,人者,以利合,以利散。只高舉道德的企業不可能長存。那麼,上杉謙信又能除外嗎?畢竟,他確實曾遭逢過國人眾的反叛。

我不太確定上杉謙信相關的中文書是否能解答這疑惑,但我認為直接看日文書應比較有用。恰巧,在日本Amazon一找,就發現一本以「上杉謙信並非義的武將」為宣傳的新書。

Continue reading “今福匡《上杉謙信》讀後感” »

《STARBUCKS咖啡王國傳奇》讀後感

STARBUCKS咖啡王國傳奇

做為一家全球連鎖咖啡店,星巴克是如何崛起的呢?《Starbucks咖啡王國傳奇》一書中有詳細的說明。簡單說,我認為Starbucks佔了天時、地利與人和。

以下來說分明。

天時者,乃是1970-1980年代的美國人,尚無喝高級咖啡豆的習慣;同時亦無在咖啡店喝咖啡的閒情逸致。那時美國人只喝廉價、低度烘培的咖啡。1971年成立的星巴克,當時也只是販賣高等阿拉比亞豆以及滴泡式咖啡機給顧客,連帶傳遞咖啡知識。所以,當時高等咖啡豆在美國,只是小眾市場而已。

Continue reading “《STARBUCKS咖啡王國傳奇》讀後感” »

《仁生家族》讀後感-下

前文提及,余東旋成年後出掌家業,造就了余家繁盛的光輝日子。不過,余東旋一開始面臨的,卻是事業發展的瓶頸。雖然庶母文煥章去世後,靠著優秀的遺囑執行人,生意尚能維持。但數年後余東旋接班時,實已日薄西山、囊空如洗。

余東旋知道,要突破困境,就必須找更多錫礦。他憑著幼時跟隨祖父學來的風水知識,拼命地找尋礦脈。最後終於在近打河流域發現蘊藏豐富的錫礦。除了自己努力,大環境也推了他一把:錫礦價格水漲船高,讓余東旋獲利不菲。

隨著礦場的增加,帶動了大量勞工需求。這些人力,又成為余家雜貨業的金流,規模更盛其父時期。除了錫礦之外,余東旋憑藉對西方技術的理解,在一九〇六年,將所獲利潤投入正要興起的橡膠產業。此後不過兩年,一九〇八年福特T型車誕生,製作輪胎所需的橡膠跟著水漲船高,這又讓余東旋賺了一大桶金。

Continue reading “《仁生家族》讀後感-下” »

《仁生家族》讀後感-上

仁生家族

「余仁生」這名稱,對台灣人來說或許很陌生;但對香港或馬來西亞人來說,可能就有所耳聞了。

《仁生家族》記敘的,便是這家新加坡上市公司祖孫五代百年的起落史。會買這本書,也是想瞭解這類跨國公司是如何形成,以及其發跡的關鍵為何。

以余家五代來說,余鶴松雖為鼻祖,但他是個風水師,與經營企業無直接關係。二代余廣培才是離開廣東往南洋檳城發展的第一人。

余廣培初到檳城經商並不順遂,把本都賠光,只好當其他華人行號的雇員。但他勤勉苦幹,旋即獲得賞識,除了加薪外也得到雇主信任。

如果他一直當雇員,也就不會有今天的余仁生企業了。這個轉變的契機在於,他發現英國殖民政府的餉碼(tax farming)政策是有利可圖的。何謂餉碼?即是一種專利權。一旦取得這種專利,就可在殖民地經營某種獨門生意。余廣培在霹靂州替老闆收帳時,剛好殖民政府發標新餉碼,他便向友人商議投標,成功得標。

不過,余廣培雖奪得專利權,卻不只限於經營錫礦、酒與賭等政府特許。他看準了稅田區內大量華人,私自經營雜貨生意。這門生意因不需上繳賦稅給政府,反而成了余廣培的重要金流。或許他當初就是看準這點,才以較高的價格投標。不得不佩服其獨到的眼光。

不過,這種經營方式有個缺點:一旦稅金提高,利得就減少。余廣培本來就以高價搶標來擊敗對手,增高的稅金對他來說必也吃不消。為了稅金一事,他舟車勞頓和殖民政府商談,又因操心其父埋葬事宜、親弟放浪不羈,最終染病急逝,年僅三十七歲。

余廣培病故,余家事業頓陷風雨,因其長子余東旋年僅十六,尚無接班能力。好在這時,余廣培在當地娶的妾文煥章女士扛下了重擔。

文煥章為華人與馬來人的混血,除了精通馬來語外,亦通英語。她跟在余廣培身邊學習,運用語言優勢助其事業,獲得時人肯定。

文煥章在余廣培逝世後,穩定了事業。她對余家做的重大貢獻之一,就是請余家讓余東旋(余廣培和正室的兒子)來檳城,接受英式教育,這對余家影響甚大。余東旋21歲接班後,就是靠著他習得的英國文化、語言結交殖民政府,獲得巨大好處。

然而,一八九三年,也就是文煥章接手三年後,在一次返回廣東安葬其夫的旅程中,不幸因病去世。作者推斷,也許是旅途勞頓、身體虛弱而染上疾病所致。好在文煥章在出發之前已立下遺囑分配財產,由專業的洋人律師執行,才能保住事業。當時的余東旋只有十六歲,遺囑亦指示要其繼續求學,至二十一歲時方能繼承家業。

余東旋算是發揚余家的主要人物;在他的帶領下,余家事業到達了頂峰。直至一九四一年五月去世為止,余家跨族了錫礦、橡膠、僑匯、銀行、房地產等領域。

這部分,將在下一篇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