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離劍遊記》第一季,雜感

上週,終於看完《東離劍遊記》第一季,也算是了結了多年的心願。

第一個想法就是,沒想到自己意也有聽不慣日文的一日。我是在Friday影音看的,所以並非台語版本。我一度想,日文和台語的中文字幕也許不同,畢竟2種語言本來就有所差異;但比對我的DVD後,字幕是一樣的。

《東離》的編劇是日本人,故創作時應是使用日文。台語配音時,使用的應也是將日文劇本翻譯後的文字,我是這麼認為啦。畢竟,劇中出現了一些正劇少見的用語;例如形亥時常在句尾加上「吶~」、或是「喂喂喂」頻繁出現(印象中正劇也有,但好像不若《東離》頻繁,或者只有一個喂,非三字交疊)。

《東離》,我會將其視為日本動畫為底,布袋戲木偶為表的作品。之所以這麼說,原因在於對武術的設定以及「最終決戰」的呈現。

先說武術設定。

可以觀察到,《東離》中的人,對兵器較為重視。例如殤不患為保護殘雲,在戰鬥中甩出配劍。對手嘲笑他傻,殘雲也試圖將劍交還給殤不患。但殤不患不以為意,反而撿起樹枝當劍,在場眾人嘖嘖稱奇。

可是,在霹靂正劇中,折枝為劍可說是高手的基本招;小兵們被樹枝打傷打死,後方的邪將魔將也不會因此為之驚嘆。別說樹枝,有些高手甚至以指為劍。此外,有些魔頭基本上也未曾配劍,僅以拳腳就能抵擋兵器砍殺,像是《天越》中的百煉師等等。

記得亂世狂刀和戰慄公對戰時,戰慄公還一度認為只要奪下獅頭寶刀,就可擊敗狂刀。結果當然狗吃屎了。

再來說最終決戰。

只要看過幾檔霹靂正劇,大可了解在最後的BOSS戰,主角多半和魔頭戰得平分秋色,經過幾次驚險的交鋒後,僅以身免或甚犧牲生命才能擊敗魔頭。像是最近的向南宮VS西窗月,或是南域篇的鹿狐VS禍麟。

可是,《東離》中的凜雪鴉,卻在決意正面擊敗滅天骸後,就這樣輕鬆擊敗他了-甚至連嘔紅都沒。如果正劇中出現這種場面,觀眾想必吐槽到翻。這種武力與智力皆在頂峰的角色,正劇不是沒有,但通常會隨著時間而往下降。不過,《東離》畢竟是短劇,這樣的安排,對於動漫觀眾應該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我才認為《東離》應該算是以日式動漫為底,台灣布袋戲木偶為表的劇集。

不過,整體來說,至少武戲精彩,沒有正劇那種打混式的交鋒。加上整體的劇情設計相當合理,而且也能替《生死一劍》留下伏筆,所以,視覺與劇情的享受度均令人滿意。

至於第二季,目前還沒看。主要是Firday沒有,得從Pili的APP觀看。從現有的方案來選,199元30天應該是最好的選擇。只是得集中時間在30天內看完,心理的壓力不免有些大。

但,第一季我一週內就看完了,第二季應該也能如此。好吧,未來就找個時間觀賞第二季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