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不自由譯者

自衛隊史

敗戰的勇者

不自由譯者在一次機緣下踏上了日文筆譯之路,但目前忙於家庭與事業,雖然看到別人的譯作時會技癢一下,但考量時間與體力,幾乎只能望洋興嘆了。

目前譯作有二:《自衛隊史》以及《敗戰的勇者》

《失蹤的女孩:長島連續殺人事件》觀後感

哀傷的故事,發生於紐約長島。下文有雷,慎入。

本片以真實事件改編,該案本無人知曉,直到瑪莉·吉爾伯特-亦即本片女主角-的女兒夏儂有天失蹤了,才意外揭露出一連串的凶案。

之所以說「意外」,乃因警方最初對夏儂失蹤一事漠不關心,但瑪莉不願罷手,用各種極端手段催逼警方動起來;然後,一台巡邏車上的狗兒想拉屎,巡警讓牠下車到路旁拉,卻碰巧發現屍體,揭開了連續殺人事件的序幕。

然而,電影是基於真實案件,本案又尚未偵破,即便片尾找到了夏儂的屍體,也無法在劇中虛構一個兇手,使結局完美。

電影中嫌疑最大的,是哈克特醫生;但亦如同劇中交待,哈克特醫生擁有不在場證明。可是,按照導演的呈現,哈克特醫生涉案可能性非常高-也許不是夏儂的命案,但至少是其他案件。

Continue reading “《失蹤的女孩:長島連續殺人事件》觀後感” »

《東離劍遊記》第一季,雜感

上週,終於看完《東離劍遊記》第一季,也算是了結了多年的心願。

第一個想法就是,沒想到自己意也有聽不慣日文的一日。我是在Friday影音看的,所以並非台語版本。我一度想,日文和台語的中文字幕也許不同,畢竟2種語言本來就有所差異;但比對我的DVD後,字幕是一樣的。

《東離》的編劇是日本人,故創作時應是使用日文。台語配音時,使用的應也是將日文劇本翻譯後的文字,我是這麼認為啦。畢竟,劇中出現了一些正劇少見的用語;例如形亥時常在句尾加上「吶~」、或是「喂喂喂」頻繁出現(印象中正劇也有,但好像不若《東離》頻繁,或者只有一個喂,非三字交疊)。

《東離》,我會將其視為日本動畫為底,布袋戲木偶為表的作品。之所以這麼說,原因在於對武術的設定以及「最終決戰」的呈現。

先說武術設定。

可以觀察到,《東離》中的人,對兵器較為重視。例如殤不患為保護殘雲,在戰鬥中甩出配劍。對手嘲笑他傻,殘雲也試圖將劍交還給殤不患。但殤不患不以為意,反而撿起樹枝當劍,在場眾人嘖嘖稱奇。

可是,在霹靂正劇中,折枝為劍可說是高手的基本招;小兵們被樹枝打傷打死,後方的邪將魔將也不會因此為之驚嘆。別說樹枝,有些高手甚至以指為劍。此外,有些魔頭基本上也未曾配劍,僅以拳腳就能抵擋兵器砍殺,像是《天越》中的百煉師等等。

記得亂世狂刀和戰慄公對戰時,戰慄公還一度認為只要奪下獅頭寶刀,就可擊敗狂刀。結果當然狗吃屎了。

再來說最終決戰。

只要看過幾檔霹靂正劇,大可了解在最後的BOSS戰,主角多半和魔頭戰得平分秋色,經過幾次驚險的交鋒後,僅以身免或甚犧牲生命才能擊敗魔頭。像是最近的向南宮VS西窗月,或是南域篇的鹿狐VS禍麟。

可是,《東離》中的凜雪鴉,卻在決意正面擊敗滅天骸後,就這樣輕鬆擊敗他了-甚至連嘔紅都沒。如果正劇中出現這種場面,觀眾想必吐槽到翻。這種武力與智力皆在頂峰的角色,正劇不是沒有,但通常會隨著時間而往下降。不過,《東離》畢竟是短劇,這樣的安排,對於動漫觀眾應該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我才認為《東離》應該算是以日式動漫為底,台灣布袋戲木偶為表的劇集。

不過,整體來說,至少武戲精彩,沒有正劇那種打混式的交鋒。加上整體的劇情設計相當合理,而且也能替《生死一劍》留下伏筆,所以,視覺與劇情的享受度均令人滿意。

至於第二季,目前還沒看。主要是Firday沒有,得從Pili的APP觀看。從現有的方案來選,199元30天應該是最好的選擇。只是得集中時間在30天內看完,心理的壓力不免有些大。

但,第一季我一週內就看完了,第二季應該也能如此。好吧,未來就找個時間觀賞第二季吧。

《誓約:希特勒家族的秘密》觀後感與考察

Netflix有時能發覺一些有趣的紀錄片,就像這部。

大多數人可能認為,希特勒早已絕子絕孫了,但沒想到他仍有一些家族後代存於世。

幾年前在網路上瞥見一篇文章的標題,說的是希特勒的後代現居美國,並私下發誓不婚不生,要斷絕希特勒的血脈。但那時我沒點進去看,直到看完這部紀錄片後,才心想也許當時的文章就是基於這部影片吧。

紀錄片中提到的後代,其實並非希特勒直系,而是威廉‧派翠克‧希特勒(William Patrick Hitler)的兒子。派翠克是希特勒同父異母的哥哥阿洛依斯‧希特勒(Alois Hitler)的兒子,換句話說,希特勒是他叔叔。

派翠克生於英國,是父親阿洛依斯在英國工作時,與英籍妻子所生。1930年代初,希特勒崛起,當時派翠克在英國一家銀行工作,因其姓Hitler而被解雇。於是他決定到德國來試試機會。

來到德國後,派翠克先是得到希特勒金援500馬克,然後在一家百貨公司上班(紀錄片的內容,但wiki沒有)。但派翠克因為德語不甚流暢,鬧了笑話,接著就被開除,在柏林一家銀行工作,之後又去OPEL汽車當業務。

但派翠克並不滿足,一直向希特勒要更多。希特勒建議他放棄英國籍,藉此換得更好的工作待遇。但派翠克察覺這是陷阱,因為在長刀之夜時,他曾被逮捕(親衛隊認為他亂用元首的名字),是英國領事館救了他。於是他只好返回英國。

Continue reading “《誓約:希特勒家族的秘密》觀後感與考察” »

《第一武士》 觀後感

亞瑟王的名子聽過很多次,但亞瑟王的故事卻一篇也沒看過。關於圓桌武士,我只知道石中劍,而且是亞瑟王拔起來還是蘭斯洛拔起來,我也不太確定。這部《第一武士》被Netflix分類成浪漫愛情,不過,它究竟是以古代的騎士文學為基底,所以浪漫的成分很少。反正,女主角一定會愛上男主角,沒有什麼特殊理由。

像是本片中,蘭斯洛救了關妮薇,持續耍劍保持警戒的樣子,就打動了關妮薇的心。即使關妮薇早就表明亞瑟王是她理想的對象,兩人相識已久。當然,光是耍劍,無法提升太高的戀愛值,只能算拿到入場券。後來關妮薇被馬拉謹綁架,蘭斯洛單刀赴會,深入虎穴救出她。兩人在林間快樂地喝著雨水(?),心靈交流,一探蘭斯洛的過去。

這場戲後,關妮薇對蘭斯洛的好感又提升不少。即便,厄,關妮薇已和亞瑟王結婚了。亞瑟王和關妮薇相處的時間比蘭斯洛久,但關妮薇仍輕易地對蘭斯洛動情。亞瑟王的光源氏計畫硬生生被蘭斯洛打亂,想必始料未及。但關妮薇倒也有自己的說詞。她說,她對蘭斯洛的感情是「瞬間」的(張清芳之燃燒一瞬間),而瞬間會隨時間而逝;她又說,對亞瑟王的感情是「意志」,而意志將伴隨一生。用現代話來說,意思是蘭斯洛可以當男朋友,但要結婚就要找亞瑟王。

Continue reading “《第一武士》 觀後感” »

《惠普風範》讀後感

前陣子買了《惠普風範》這本老書的新印本。

其實以前對HP的印象就不錯,大學時代時還曾買過當時惠普執行長費奧莉娜的書。當然,那時還搞不懂費奧莉娜在幹嘛,只覺得女性CEO很炫。至於惠普如何起家?賣的是什麼?我完全不知道。

生活中最貼近的,就是HP的印表機和筆電桌機吧?人生第一台筆電,我選的就是HP,也曾幫公司買過一台桌機。印表機則是HP、京瓷、EPSON都用過。

讀了《惠普風範》後,才知道HP是靠電子儀器起家,而非消費性產品。創辦人大衛‧普克以及威廉‧惠特是史丹福大學的同學,本身就是電子電機出身的。

當然,讀完本書後除了對惠普的歷史有大致的理解外,也有些經營上的感想。提到這,多數人大概認為我要說的是惠普對待員工的方式,但我最大的領悟是,經營企業終究還是要眾人之力。

惠普早期固然是兩位創辦人胼手胝足,克難式的經營。但後來也聘用了業務代表,聽取建議開發多種產品。這是我缺乏的,不諱言。由於本身不愛與人接觸,使得一些想法無法付諸實行。我應該站在更高的地方,執行這一切,而非置入個人喜好。

就如我思考過的,除非以無我的角度,否則我難有發展。或者,我不該將經營視為主要目標,而是一種手段。因為我的目標並非在此,而是更心靈上的。

這就是我第一個領悟。再來談談正題,即HP究竟做過什麼產品。

Continue reading “《惠普風範》讀後感” »

《1898 最後的菲律賓人》雜感

有雷,但不想防。反正應該沒人會看到這篇。

先說這標題,翻譯不知是否正確。按照劇情,應該是最後的西班牙人才符合故事。查英文標題為”Our Last Men in the Philippines”,即「我們在菲律賓最後的人」之意,如此方與劇情一致。

這部片的背景,就是西班牙在美西戰爭中失敗,將菲律賓讓給美國;駐守巴萊爾的西班牙小隊,就成了最後的人了。這樣比較通,否則我看中文標題還想說菲律賓何時沉沒了。

本以為會有很多戰鬥場景,但其實只有開頭與叛軍交鋒,以及後來針對加農砲的攻守,算得上是戰鬥場景;其餘的就多為描寫守軍心理壓力,像是缺糧、疾病以及士氣。

Continue reading “《1898 最後的菲律賓人》雜感” »

《蓋布瑞案:消逝的小生命》觀後感

每個國家都有虐兒,無論先進與否。


Netflix近期推出的紀錄片《蓋布瑞案:消逝的小生命》,描述發生在美國加州的一樁虐兒慘案。這案子有幾個特點:


一、虐兒鮮少判死刑,但本案卻因罪行重大,檢方求處受害人繼父死刑,法官最後也判死。
二、檢方也以過失之故,起訴四名社工。原因在於這些社工並沒有履行職務,即便蓋布瑞受虐證據明顯,仍將之結案,導致政府沒有介入。
三、虐兒兇殘程度幾乎難以想像。8歲的蓋布瑞被關在櫥櫃裡,沒有食物,還被強迫餵食貓砂,身體被射入bb彈。蓋布瑞出生時就被母親拋棄,由他的舅舅及其同性伴侶撫養。之後,因祖父認為同志不配養小孩而帶回。最後則回到母親和其繼父的身旁,結果慘遭虐待八個月後死亡。

Continue reading “《蓋布瑞案:消逝的小生命》觀後感” »